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黑莲花今天洗白了吗 > 第58章

第58章(第1页/共2页)

傅之曜眸眼阴翳, 俊美的脸庞陡然间阴云密布,冷笑着道:“账,可不是这样算的?”

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傅之曜这厮气焰嚣张, 又在陈国地盘上, 该认怂就认怂, 该示弱就示弱。

沈琉璃缩了缩脖子, 干笑着, 弱弱道:“娘原本打算教我学算账管理中馈的事,可这不是还来不及学嘛, 娘就跟着祖父去明城了,我又被你带来了陈国,无人教, 不会算,这不是情有可原吗?”

我自己做的孽, 作的死,都已经够多了,再加上沈茂的账,可还有活路?

傅之曜声音微冷:“父债子偿, 没听过吗?”

“听是听过,但总觉得没天理。如果父亲做的恶就要算在子女头上, 子女又该如何喊冤?父养子, 子尽孝便可, 但……不承债!”

傅之曜盯着沈琉璃看了半晌, 才幽幽道:“是么?”

似问沈琉璃, 又似问自己。

可事实上, 有些父亲却会将原本不属于子女的错也归咎于子女头上, 娘是为救他而死,为何不去找害他的真凶,为何要指责是他害死了娘,甚至为了良心好过,一点流言蜚语甚至都不去求证,就可以将他污蔑成孽种,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?

将他丢到异国他乡,自生自灭,任人欺凌。

沈琉璃眸眼轻动,敏锐地察觉傅之曜的情绪似乎不太对劲儿,一瞬间,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竟恍若枯败的荒野寸草不生,寂寥而萧索,令人窒息。

她试探地唤了一声:“傅之曜?”

他恍然回神,冰凉的手指落在她饱满的唇上,轻轻碾压了一下:“你这张嘴,可真是能言善辩,歪理邪说,敷衍推诿做得比谁都溜!”

“呵呵。”沈琉璃很想扯出一抹真诚的笑容,可结果却是皮笑肉不笑,委实难看。

没办法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

有傅之曜这个黑心肝在旁,她哪儿敢坦诚相待啊?

傅之曜凝着她,倒是低低笑了起来。梵音清冽,带着丝显而易见的愉悦。

沈琉璃抿了抿唇,掀起眼帘道:“我已经跟你回了陈国,你身边又有这么多的高手环绕,我一个弱女子肯定是跑不掉的。而且,你老让我像个病西施一样躺着,也不是事啊,总不能让我这样躺一辈子吧。不过你放心,就算你给了我解药,等我手脚活动自如,我绝对不会想再杀你,一定老老实实的,绝不惹你生气!”

吃一暂长一智,杀他的心是彻底死了。

这厮,根本死不了的。

杀他,反而屡次让自己陷入被动。

何况,傅之曜在上京城呆了十年,而这嘉峪镇的守将竟对他礼遇有加,甚至冒着被陈帝降罪的风险,无诏而接应他回陈,真不知他有何通天本事,远在上京为质,却能手眼通天在陈国布得如此人脉。

而他回陈后,短短数日便弑父弑兄,扫除一切障碍,成为陈国的新皇。若是仅凭一人之力肯定无法办到,朝中肯定还有不少像楚平这样支持他,为他铺路的人。

傅之曜轻飘飘地睨了她一眼,起身走到桌边,他走得很慢,施施然地坐了下来,长袖轻拂,他径直给自己倒了杯茶,默不作声地喝着。

气氛倏然诡异,安静的可怕,满室只闻他喝茶的细微咕噜声。

沈琉璃转眸看向他,神经紧绷。

她看见他喝茶时滚动的喉/结,微亮的烛光映着他的眉眼,映着他端坐的身影。

喝完一杯,又给自己续了一杯,就这样连喝了三杯茶。

杯盏重重搁在桌上的声音,让沈琉璃身子一僵。她愣愣地看着桌案边慵懒沉寂的男子,灯影之间,他的眉目如墨画,好看极了,却在烛火的映照下带着一种恍若深渊的寒意。

莫名的,沈琉璃瑟缩了一下。

良久,傅之曜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:“别想着逃,等到了东陵,我自会给你解药。”

东陵,即陈国的都城。

烛火被吹灭,一室黑暗。

沈琉璃只听得窸窸窣窣的脱衣声传入耳畔,紧接着旁边床榻下陷,傅之曜便掀开被子躺在了她身侧,他长臂一揽,自然而然地将她搂入了怀中,她被迫依偎在他臂弯之中,脑袋也被男人的大掌按在了他的胸膛。

她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声,一下一下的。

从冀州到边关的路上,但凡入住客栈,他便会搂着她同塌而眠。

之前,她口不能言,身若娇弱病西施,也反抗不了他,只能被迫屈服于他的淫/威之下。

如今,嘴巴能上阵言说了,自然要捍卫自己了。

“傅之曜,我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嘴便被傅之曜给捂住了,他低道:“惹怒我的下场,你不是已经尝试过了,还想再试试?嗯?”

沈琉璃磨了磨牙,闭口认怂。

傅之曜修长的手落到她眉眼上,划过她的唇,她的脖颈,而后没入她的心口,让她的身子跟着直颤。沈琉璃咬着唇,颇为抗拒,试着动了动,可她浑身上下都使不上力气,这般动着,无异于在男人身上轻轻磨蹭。

沈琉璃丧气,不再动弹,就像条死鱼一样趴在傅之曜身上,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。

然而,傅之曜却猛地扣住她的肩膀,将她往上拉了拉,将她的脸直接拉向自己。而后,他的大掌落至她的后颈处,迫使她与他脸对脸,力道越来越重,以至于她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,彼此呼吸萦绕交缠,她的唇正巧碰在他的鼻尖上。

如此亲密的姿势,让沈琉璃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除了横洞那次,逃往边关打尖住店的几晚,白天疲于赶路,傅之曜几乎就是上床就睡觉,只偶尔将她搂在怀里,并没对她做过任何越矩不轨的动作。

现在回了陈国,安全了,不必时刻警醒被萧国官兵发觉,所以精神松懈,他就要饱暖思□□了吗?

“你抗拒我,可你的身子却对我欲拒还迎。”傅之曜似笑非笑道,随着他字字呼吸,那股热气全喷洒在沈琉璃白皙的小脸上,夜色之下,也不知有没有染上红晕。

沈琉璃唇瓣剧烈颤抖:“我没有。”

“那你方才在我身上动什么?”傅之曜似乎甚是享受这种亲昵的触碰,以往视他如蛇鼠蛆虫的女子就连直视于她、都会被她叱责辱骂,而今却只能在他掌中任他所为。

思及此,他便寻着那抹红唇,作势去吻。

“我……”沈琉璃羞愤道,“傅之曜,你非要用这种可耻的方式同我说话吗?”

傅之曜犹如当头被泼了盆冷水,一把将沈琉璃推开:“夫妻之间,你竟视为可耻?”

沈琉璃被他推得砰地一下磕在床板上,咬了咬牙,没吭声。

见她一声不吭,傅之曜憋着口闷气懒得理她,翻身就睡了过去。

听着身侧渐渐响起的均匀呼声,沈琉璃吸了吸鼻子,眼眶里含着一泡泪花,缓缓地滑过面颊,没入枕间消失不见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方才沉沉睡去。

等她睡熟了,傅之曜却陡然睁开狭长的凤眸,抬手拭了拭她眼角的泪痕,又摸了摸沈琉璃的后脑勺。

略微有些红肿,一个小包块而已。

傅之曜拧了拧眉,手指按在那抹肿包上面,用力一按,睡梦中的沈琉璃顿时闷哼出声。

听得这声因疼痛而发出的轻哼声,傅之曜唇角微微上挑,扬起一抹邪魅冶丽的弧度。

早上,沈琉璃醒来的时候,傅之曜已经穿戴整齐,白衣墨发,眉眼温润,让他看起来犹如一个端正儒雅的清贵公子。

但沈琉璃知道,这都是假象罢了。如此,不过是为了迷惑他人的眼而已!

傅之曜既已回陈,想来陈帝连同朝野群臣并不希望看见一头蛰伏阴狠、嗜血归来的踩狼虎豹。乖张邪佞才是他的本性,可人们却并不愿看到这样的人,这样的人容易让他们生出危机感和防备心。

您阅读的小说来自:新笔趣阁,网址:www.bqg44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