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> 第 16 章

第 16 章(第1页/共2页)

皇帝有意为清河公主和昭阳公主选婿的消息一经传出,长安着实是热闹了些时日,再得知皇帝并不打算遵循前朝旧例,禁止驸马参政,各家高门贵府便更加热切了。

娶公主、娶公主,虽说也沾了个“娶”字,但准确的说法其实是尚主,也就是入赘皇家去做女婿,婚后夫妻二人一道居住在公主府里,而非住在驸马家中,公主是最大的主子,驸马其次。

这算是一项坏处,但自然也有好处。

驸马一旦尚主,也算是成了半个皇家之人,有这么一层关系在,朝堂上升迁自然会快,前朝不乏有因尚主而连升八级之人,甚至连公主所出子女都可以得到恩荫,获爵传世。

再就是公主有钱。

出嫁时皇帝会给女儿准备嫁妆,生母也会有所贴补,而且还有自己的汤沐邑,不说是日进斗金,但肯定比驸马那点俸禄强。

总的来说,好处绝对是大于坏处的。

当今有两位公主即将成年,便是韩昭仪所出的清河公主与苗皇后所出的昭阳公主,都十分得皇帝宠爱,尤其是昭阳公主,与皇太子栾安国为同母所生,正经的嫡出公主,将来皇太子登基,怎么也不会薄待了这个胞妹的。

长安高门斟酌过利益关系之后,对此事便颇为热切,自己家里边年岁相当的子弟筛选一遍,便很有默契的请了负责此事的官员过府吃酒小聚,席间将事情含蓄讲了。

如此过了半个月,那心腹便入宫回话,将自己甄选出来的驸马备选名单递上,请皇帝御览。

高祖接过来一看,便见这心腹办事十分细致,名字之后还跟着出身、年岁、家中排行等资料,可见是用了心的。

只是有一点……

他微微皱眉:“朕不是吩咐,让你多在老臣家里挑吗?这名单看起来,仿佛也有好些个是出自世家的。”

所谓的老臣不是指资历多老、历经过多少朝代,而是指跟随栾正焕打天下的旧人,真正是知根知底,也要放心一些。

心腹早就预备好要回答这个问题,当下便躬身道:“启禀陛下,这筛选出来的八个人当中,有四位出自旧臣之家,还有四位是世家名门子弟,臣原本是打算在旧臣之家多多筛选的,只是您说清河公主秉性温柔,喜好诗书,而旧臣之家多有尚武之风,因此才……”

高祖明白过来:“这倒也是。”

跟随栾正焕一起打天下的初代功臣,多半都是底层武将出身,少许几个文官谋臣,家中子弟年岁上又不甚合适,难怪要去世家清流当中去找。

要说是做学问和吟诗作对,这事儿还得是他们擅长。

“办的不错。”高祖轻轻颔首,赞许一句,便吩咐他退下,自己起驾往凤仪宫去,又令人传了韩昭仪过去说话。

“能办的事朕都办完了,剩下的你们两个当娘的自个儿看着办吧。”

高祖把单子递过去,说:“性情、出身上边都写着,找个空见见娘家人,叫他们帮着打听打听,看有没有什么不良嗜好,又或者外人瞧不出来的毛病……”

思忖了几瞬,他又道:“给半个月时间吧,半个月之后朕出城行猎,把你们挑剩下的几个也叫上,到时候叫静柔和娇娇也去,在边上看看,中意哪个便是哪个了。日子是她们自己的,当父母的尽到了心,剩下的路就得她们俩自己走了。”

苗皇后的弟弟苗襄平身居国公之位,妻子苗万氏也颇有些功勋,韩昭仪的父亲是个文官,栾正焕登基后也得了个三品官衔,不说是有多显赫,打听打听消息还是没问题的。

韩昭仪谢了恩,顾不得皇帝还在,便跟苗皇后一起商讨人选,真是看这个也不错,看那个也出挑,一时间挑花了眼,还嘀咕着得找钦天监算算,免得驸马跟女儿相克,婚后生活不顺,闹起矛盾来。

苗皇后也说:“娇娇那个脾气,实在不是能忍气吞声的,我想着找个出身武家的跟她秉性相投,又怕两个人性子都急躁,到时候再打起来。”

“他敢!”高祖大马金刀的坐在一边,眉毛冷冷一挑:“朕都想好了,公主出嫁的时候给三百府兵,女官也从宫里选派,她什么脾气是她自己的事情,咱们做父母的得准备周全,不能叫孩子受委屈啊。”

韩昭仪是个面团脾气,听完有些发愣,迟疑着说:“不好吧,只怕外臣们会觉得公主跋扈……”

高祖斜她一眼,说:“公主叫人按住驸马打,总比驸马按住公主打好吧?”

韩昭仪:“……”

屁股决定脑袋,韩昭仪立马就转了口风:“还是陛下考虑的周到!”

高祖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,剩下的就交给苗皇后和韩昭仪去办,两人先后召见了母家女眷,叫在外边打听打听,就怕有什么事情人家瞒着,成婚之后再跌个大跟头。

事情涉及到外甥女和外孙女,两个外家都很尽心,前前后后查了半个月,愣是一点毛病都没挑出来。

苗万氏进宫后便笑道:“可见陛下是用了心的,挑的全都是青年才俊,娘娘还是等三日之后的游猎吧,到时候叫公主自己挑……”

韩昭仪的母亲入宫之后也说:“挨着打听一遍,只觉得都是好的,哪一个都挑不出毛病来。但若说是最好,便是淮安吕氏的二公子吕修贞了,门第清华,风神秀彻。他们吕家的先祖是姜尚,后人被封在吕地,所以才姓吕,真正的千年大家……”言语之间很是推崇。

韩昭仪未出嫁时,也是小有名气的才女,自然听说过吕家的赫赫大名,再思及女儿喜好文墨,不禁颇为心动,只是转念一想,又失落道:“就怕昭阳公主也相中吕修贞,静柔虽是长姐,但却是庶出,只怕不好跟昭阳公主相争的。”

“哪有这么巧的?”韩夫人便笑道:“我听说昭阳公主尚武,颇有当今之风,只怕不会对吕家感兴趣。”

韩昭仪心安了些:“这倒也是。”

三日之后出猎之期已到,苗皇后与韩昭仪便一道送了女儿往太极殿去。

两个女孩都知道今日去是做什么的,清河公主有些羞赧,昭阳公主打小胆子就大,脸一点没红,反而笑嘻嘻的安慰姐姐: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没什么好害羞的嘛,你看我一点都不怕!”

高祖轻哼一声:“那是因为你脸皮厚。”

栾娇娇朝他做个鬼脸,拉着栾静柔上了马车。

今日出猎的人不少,皇帝与皇太子一马当先,诸位以军功封爵的公候们随从在后,长安年轻子弟也随之参与,并不只限于参与选婿的那八个人。

象征皇家的黑龙旗在风中猎猎作响,马嘶声与试弓声交织称一片,众人身着骑装,英武之气咄咄,难掩锋芒。

苗皇后早就令人挑好了位置,叫两位公主早早过去等候,又有近臣女官在侧陪着,将八个候选人一一说与她们,并不曾催促着做决定,只说是还有一日的时间,叫她们慢慢挑。

您阅读的小说来自:新笔趣阁,网址:www.bqg44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