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> 第 8 章

第 8 章(第1页/共2页)

话音落地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秦贵妃支撑不住,惶然跌坐在地,眼眸含泪,难以置信的看着高祖。

苗皇后也不曾想皇帝今日竟会如此犀利和不留情面,她原先想着削去秦氏贵妃名号,禁足半年也就是了,却不想皇帝竟将人打入冷宫,直接废为庶人。

秦贵妃跟苗皇后都愣住了,更别说周遭宫人内侍了。

秦贵妃自入宫以来,一直独得恩宠,谁不知道这是皇帝的心尖尖?

哪曾想风云突变,今日触犯龙颜,竟直接要打入冷宫了。

毕竟是得宠那么久的贵妃,内侍们迟疑着不敢近前,秦贵妃回过神来,强忍着屈辱和委屈,膝行两步上前,哭道:“陛下,臣妾知错了,臣妾再也不敢这么说了,求您不要这般绝情……”

说完,又转向苗皇后,泪眼涟涟道:“皇后娘娘,臣妾再不敢跟您作对了,求您帮臣妾说说情,叫陛下宽恕臣妾吧!”

苗皇后秀美微蹙,正待言语,高祖便冷冷道:“君无戏言,怎可收回?你是读书人家出来的女儿,怎么连一叶封桐的故事都不知道?现在去冷宫,你尚且能保全性命,若是再敢哭哭啼啼纠缠不休,即刻赐死,绝无转圜!”

秦贵妃听得玉体一颤,骇然抬头,正对着皇帝冷漠而森寒的眼眸。

她打个冷战,硬生生将满腹的委屈和屈辱咽下,再不敢纠缠娇语,毕恭毕敬的向帝后叩头,被内侍送去了冷宫。

谁都没想到秦贵妃败退的这么快,即便是苗皇后也颇觉出人预料。

高祖却无心理会众人心中所思所想,只拨马到苗皇后凤辇旁,吩咐道:“兰秋,你是后宫之主,管束宫嫔是你的职责,从前是朕不好,几次破坏你的命令,损害你作为皇后的威严,朕会改,以后绝不如此。此后若有宫嫔违反宫规,又或者是依仗家世门第不服管教,你只管加以惩处,降位也好,禁足也罢,不需要有任何顾虑。你是朕的皇后,是大宁朝的国母,你的门第家世,比她们所有人都要硬!”

苗皇后知道他这是在为自己重树皇后威仪,心中动容无以言表,叫宫人搀扶着下了轿辇,敛衣郑重行大礼道:“是,臣妾遵旨。”

高祖轻轻颔首,下马将她搀扶起身,又吩咐左右:“皇后回宫,须得训诫宫嫔,叫她们到凤仪宫门前等着,朕也有些话想说。”

内侍应了声,匆忙四散着去给宫嫔们传话,此处距离凤仪宫已经不算远,苗皇后不再乘坐轿辇,高祖也不曾骑马,又顾惜苗皇后病中体弱,便搀扶着她,一边往凤仪宫去,一边夫妻闲谈。

“朕前脚接了你回宫,后脚秦氏便收到了消息,显然是宫中宫外有人私下联系,细细推之,这么做的恐怕不止秦氏一人。”

高祖道:“兰秋,你是皇后,这事你去查,朕叫禁军统领配合,若只是妇人之间传递消息也便罢了,若是有逆贼借此谋逆,等到事发之日,你我岂非死无葬身之地?”

此事牵扯重大,苗皇后知道轻重:“交与我便是,你放心。”

高祖点点头,想起自己离宫前那中年内侍几次提及秦氏,不禁道:“朕宫里边的人,也该好好梳理一遍了,这事也交由你去做。”

苗皇后听得微怔,旋即轻笑,柔声道:“陛下不怕臣妾趁机在您身边安插亲信吗?”

“安插便安插吧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夫妻之间哪有什么好隐瞒的事情,”高祖失笑道:“若是连患难夫妻都信不过,那天下之大,朕还能信得过谁呢?”

苗皇后不想他会这样说,当真是怔了一怔,不觉想起从前二人刚成婚时候的光景,新婚燕尔,情意绵绵,当然是极好的。

可是时光匆匆,他英武之气不减当年,自己却华发早生,再不是当初青春曼妙的苗姑娘。

她心下乍暖还寒,有些涩然,又有些感慨:“我老了。”

高祖笑,死过一次的人,对于情爱和男女肉/欲早没有那么在意,侧过脸去看一看她,笑道:“我也老啦。兰秋,我比你还大两岁,你忘了?”

他笑起来的时候,眼角难免有皱纹浮现,较之年少时,脸上也不免有风霜峥嵘之色,的确都不是当年了。

苗皇后闻言失笑,心头却是暖的,用力挽住他的手臂,一道走进了凤仪宫。

留在宫中的宫人内侍听闻皇帝接了皇后还宫,早喜得不知如何是好,眼眶里含着泪到殿外迎接,乌压压的跪了一片。

苗皇后少见的有些羞赧,将手臂从丈夫臂弯里抽出,短暂的失落怅然之后,脸上便浮现出温和得宜的笑容:“都起来吧,又不是第一次见,何必行这么大的礼?”

话音刚落,便有一大一小两个孩子从殿内跑出来,不约而同的将她抱住,哭泣道:“阿娘!”

苗皇后有两儿一女,长子安国,十七岁,幼子定邦,今年才九岁,只看名字便可知道当初栾正焕的志向,女儿叫栾娇娇,序次在两个儿子之间,今年十二岁。

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,哪有不惦念的道理?

苗皇后爱怜的拥着两个孩子,仔细瞧了一遍,见精气神都还不错,这才略松口气,又忽然想起另一事,忙道:“只瞧见我了不成?怎么都不叫你们阿爹?”

两个孩子脸上显露出几分不情愿来,栾定邦别过脸去不看父亲,栾娇娇闷闷不乐的撅着嘴,赌气说:“我们眼里有阿爹,阿爹眼里却未必有我们,还跟狐狸精一起欺负阿娘,我们才不理他!”

栾正焕很宠爱这个女儿,栾娇娇也不怕他,之前苗皇后被送出宫外,她几次三番去找父亲求情,最后大吵一架,父女俩不欢而散,现在见了还是很不高兴,说话挤兑父亲。

苗皇后怕皇帝生气,忙拉了她一把,道:“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的,小女儿家家说话这么难听,秦氏是你的庶母。再说,你阿爹已经同我道歉,也把她赶走了,快别气了。”

栾娇娇听得眼睛一亮:“阿爹把狐狸精赶走了?”

栾定邦也扭过头来,目光亮闪闪的看着父亲。

苗皇后头疼道:“你这耳朵怎么长的,只听自己想听的?后半段听得倒是真切,前边的怎么也不跟着听听?”

您阅读的小说来自:新笔趣阁,网址:www.bqg44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