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帮人开挂那些年[快穿] > 第二集06

第二集06(第1页/共2页)

陈太后的这一生起伏跌宕, 堪称为传说,十岁之前,本为官家千金, 十岁那年其父因贪赃枉法而被判处重刑, 她与家中女眷一起, 都被罚入贱籍。

被发配到京外别宫中做宫奴时, 年华正好的陈太后遇上醉酒的先王, 一夜风流,就成功怀上王子。

因她相貌还算出色, 又擅长小意讨好,成功晋为低等宫嫔, 哪怕只是个不在牌面上的采女,也成功摆脱贱奴身份,可惜先王对她不算上心, 贪的只有一时之欢,回宫时并没有带上她。

但这也算是她的运气,留在别宫中的陈太后不仅成功生下王子,还顺利养大凌云扬, 而这别宫所在位置与柳家的一处农庄相邻。

柳明玉自幼便喜跟随家中兄弟们一起,去这座农庄里的校场上习武跑马, 与时常过来玩耍的凌云扬, 真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。

当先王的其他王子斗得你死活的时候,他们两人正值青春年少, 两小无猜, 感情十分好, 柳明玉也经常被陈太后邀入别宫中, 说是特别喜欢她。

先王的其他王子斗得两败俱伤之余, 甚至还威胁到王位时,先王才想到别宫里还有一个儿子,才派人将陈太后母子接入宫中,好让他们帮忙分担火力。

直到两人成亲,乃至凌云扬成功登上王位,陈太后一跃成为宫中身份最尊贵的女主人,陈太后对柳明玉的态度向来都是极为亲昵。

口口声声都是在她心中,向来是将从小看到大的柳明玉当做亲生女儿,连亲生儿子都要靠后。

可是,这次时隔多年后再见,柳明玉发现对方的笑容依旧和蔼可亲,与她说话的语气态度也依旧透着亲热,就是怎么也掩饰不住那其中的高高在上。

二人亲热的相互执手,诉完别后思念之情后,陈太后便将话题一转。

“玉儿,哀家是看着你长大的,知道你的脾气,可王儿已经纵你这么多年,如今王儿就要登基为帝,到时你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,一个女儿家,再这么时常进出军营,可就太不像话了。”

“我们女人家,还是要在后宅安分守己得好,伺候好王儿,为王儿打理好这后宫,才是你身为妻子该做的正事!”

柳明玉抬起头,皱着眉头,不解的看着对方道。

“母后在玉儿领兵出征的时候,为何不教玉儿这些呢?为兼并敌国,统一这天下,玉儿至今已在外征战八年,已经习惯出入军营,且早已声名在外,再说这些,不是已经晚了吗?”

听到这话,陈太后不由得气结,先王当年去得突然,他们母子回宫不久,在宫毫无根基可言,在朝野内外更是要什么没什么,仅有的依仗就是柳明玉这个新妇及其娘家势力。

不管是从哪方面讲,凌云扬都不放心就历代凌王亲掌的这支军队交给别人,包括先王信重的人在内。

时逢乱世,六国之间战乱频生,也根本没有给凌云扬留下重新培养心腹将领的机会,当时唯一能让他放心的,就是柳明玉这个对他死心踏地的新婚妻子。

当时正为能够如愿以偿的嫁给心上人,感到激动与幸福的柳明玉,在听凌云扬母子在她面前长吁短叹几次后,就毅然决定要为他们分忧解愁,主动请缨要领兵出征。

现在到了陈太后口中,倒成了他们母子在有意纵容她,才会同意让她领兵这么多年。

“王后,此一时,彼一时,你也该收收心了,不能再仗着哀家与王儿对你宽容,就这么由着性子来,明日的宫宴,你就不要去前朝了,随我招待那些命妇即可。”

心中冷笑,柳明玉表面上却露出委屈与怨愤,习惯性撒娇似的不满道。

“母后怎么可以这样,不行,我现在还没有卸下大将军之位呢,我肯定要与云扬一起去招待我军中那些兄弟,他们随这出生入死这么多年,我得让云扬好好封赏犒劳他们。”

当年有多庆幸柳明玉心思浅,好糊弄,陈太后现在对她这不识眼色,不知分寸,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表现就有多厌恶。

柳明玉在外征战的这些年里,凌云扬明面上没纳一个妃嫔,宫中乃至这朝野上下,他们母子二人独尊为主。

早已习惯处处被人捧着,悉心奉承讨好着,哪怕早已做好心理准备,对上这样的柳明玉,陈太后还是很快就没了耐心。

“王后若非要一意孤行,就留在凤临宫里好好反省吧,哀家绝不容许你一个后宫命妇去前朝干政,乱了祖宗的规矩,贻笑天下!”

柳明玉愤然站起身,一把摘下头上的凤冠道。

“那我就不当这个后宫命妇,不住凤临宫,只当我的天下兵马大将军,这下总可以了吧!”

等到正在前朝处理政事的凌云扬得到消息时,柳明玉已经写下一份辞宫表,与凤印一起钉在宫门上。

王后回宫后,接二连三闹出来的事,让京中百姓们目不暇接,吃足了瓜。

尤其是柳明玉这次是直接挂凤印而去,不像之前,还直接当众对人说出自己的委屈与不满,这次却是不置一词的直接离开。

您阅读的小说来自:新笔趣阁,网址:www.bqg44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