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封魔将军 > 第十章 不祥之物(萌新求推荐票)

第十章 不祥之物(萌新求推荐票)(1 / 2)

黑猫警告小雨,惹了一个难缠的“主儿”,此言果然不虚!前脚他刚入住钟馗庙,后脚这“亲嘴狂魔”就追来了!

回忆昨夜,庙外冷风飒飒,两树上的“吊爷骨铃”碰响不断,院外隐隐的有脚步声,少时“哗啦”一阵急促猛烈的动静传来......现在看来,应该是这家伙被吊在树上了。

如此这般说,门前的这两树“吊爷阵”,着实是救了自己!黑猫所说的,来这钟馗庙里避难,果然是有先见之明。

钟馗庙和死亡谷一样,生人勿近,也别说生人,死人来了这不也“交代”了?

这么邪门的一处所在,偏偏对自己没下毒手。非但没有,“庙主”钟馗,还把自己背回家当他的妹婿,睡他妹子......?

这.....就有点儿神奇了。难道是那黑猫神通广大,从中协调,背后“鼓秋”的结果?它表面高冷,实际上爱自己不要不要的......不但保佑自己平安无事,还顺手弄来了一件儿“好东西”作为护身符?

小雨觉得.....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!

姑且不说.....黑猫和自己,到底有没有那层“血缘”关系,成年人的世界,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“雪中送炭”,纵然想要兄弟拉一把,那也得是酒换酒来,茶换茶!

特别是黑猫的那句.....你能给我带来啥好处呢?这句话着实耐人寻味。

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尚且微妙复杂,不可捉摸,更不用说.....和一只在树下埋了近30年,没有被憋死的黑猫了。

它是想要啥?是这根儿“九阴扣”么?倘若真是如此.....再见面给它好了,不过.....作为交易,自己也要得到点好处才行!

盯着树上这具“新鲜”的老吊爷,小雨观察良久,依旧没有放松警惕!

因为“亲嘴狂魔”是否能伤人,是不能以简单的“死活”而论的!这狗东西,从一出现......身份就是死人。而且,真正的本尊形态是什么?谁也不知道!

处于小心起见,小雨咬破了刚刚愈合的舌尖,将一口血水吐在了那吊爷的身上,毫无任何“化学反应”,这才稍稍有些放心,看来.....是真死透了。

那么.....是否就可以认为,“亲嘴狂魔”被消灭了呢?这“亲嘴狂魔”,都是从一具尸体,传递“死气”到另一具尸体上的,眼下这家伙受到桎梏,又没有下家承接,被吐了真阳涎也毫无反应......是否那股子“死气”真没了呢?

小雨拿不准,但总感觉.....既然黑猫说它难缠,那它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!眼下所见的.....不过一具被抛弃的躯壳罢了!

再联想之前的那个老头,小雨反复玩味......姑且不谈那些阵亡的士兵,就说这俩位,身上都有泥土,尤其是指甲缝儿里,脏泥尤为明显!说明什么?他们会不会是从坟里爬出来的,还是那种没怎么腐烂,刚刚入殓不久的尸体?

这是什么操作呢?

另外,死尸之间相互亲嘴,“击鼓传花”,一股死气,传来传去图个啥呢?那参加过“接力赛”的.....站起又趴下的死尸,似乎也没啥变化,如果说.....它们快速腐烂的话,还能理解。就这么传来传去的,玩游戏,过干瘾呢?

琢磨不透,只能先搁置下了......小雨虽然这两天被一连串儿“脏东西”恶心的够呛!但该吃饭还是得吃!人是铁,饭是钢,只有吃饱了才是王道!

此一刻估摸是上午八九点钟的工夫,他离开了诡异邪门的钟馗庙,大步朝着伏凤镇而去!

好歹一根金簪子呢!最起码也值个几万块,不说吃回来吧.....最起码也不能让自己饿着啊。

然而.....来到了伏凤镇,并未找到那卖饼子油茶的小贩大哥,原本以为人家还没出摊儿呢,后来跟街上人一打听才知道......那小贩大哥昨天夜里,横遭暴死了!现在街坊邻居们,正帮忙摆灵棚办丧事呢!

一听到这个消息,小雨脑瓜子“嗡”的一家伙!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这小贩大哥.....没招谁惹谁啊,怎么会横遭暴死呢?

又问旁人小贩大哥是怎么死的?旁人都摇头摆手不语,嘘声叹气。

一路打听到了那小贩大哥的家所在处,小雨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!

在镇子南边的一处破落不堪的柴院内,简单的灵棚已经搭好,一个头发花白,身形佝偻的干巴老太太扶着一口薄薄的棺材哭的死去活来,周围十几个帮忙的乡亲们,站立一旁,也都是面露悲伤,恻隐唏嘘.....

“儿啊!你死的好惨啊!呜呜呜!你死了,娘也随你去啊,呜呜呜......!”

白发人送黑发人,哭得椎心泣血.....小雨站立院外,惊颤的看着眼前的一切......

新书推荐: 爆萌懒医:殿下乖,别闹 一孕惊喜:闪婚总裁宠上天 我靠排戏征服古代大佬 三世缘之彼岸花开 总裁大人,求约! 踏月留香[综] 身在火影的我不想当村长 我真的不是奶妈啊 农家医妃:王爷请笑纳 我们的帽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