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 修炼之路(1 / 1)

释天邪歌 名明道 2119 字 4天前

望着夜辰那手舞足蹈,欣喜若狂的模样,刚刚还软绵无力,但吸收药力后,加上打通人体关窍,所带来的影响使得他迅速恢复状态。

陈思洁递过药后,安静的走出茅草屋。并没有上前打扰夜辰,她明白开脉易髓的艰难,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反噬。

最重要的是夜辰虽然看似生龙活虎,可开头让路易,完全易经伐脉难。

“待会就让他明白明白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姑奶奶这么照顾你,是看中你的毅力,可不是被你那小白脸所迷惑了呢!”

关上门后,走在林荫道上一蹦一跳,那长长乌黑浓密亮发,批撒在肩上,像黑色的锦缎一样光滑柔软。风吹过飘起来,格外诱人。

如此佳人撅起红润小嘴,嘀嘀咕咕着,那表情极为可爱。

不过说起夜辰的样貌,那可真是白面书生,俊俏非凡,正腹诽着她面色一阵潮红。

走到那颗参天古木处,坐下休息。然后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自然地披落下来,肌肤洁白,犹如仙女。

气质拿捏的死死的,若叫男人看见怕不是立刻就沉沦其中,无法自拔。

噌!噌!呯呯!

“属下来迟一步,请公主殿下责罚!”人影穿梭于林中,那飞快之速,眨眼功夫便到跟前。

这时看清那人是陈浩,他单膝跪地,双手抱拳。面色有些苍白,颤颤巍巍的模样,生怕受到惩罚。

“起来吧!这次暂不惩罚你,只不过若有下次数罪并罚!”这威严冷漠之声音,很难想象是从那柔和典雅的女孩口中说出。

“谢殿下!小的一定戴罪立功,不敢有非分之想!”陈浩起身道。

“嗯,记住不要有丝毫懈怠之心,你的任务完成了吗?”陈思洁缓缓说道。

“额,殿下,小的带人已经对那地方彻查,可掘地三尺也要将罪证找出,但……查不出来,可能是被其余势力捷足先登了!”陈浩头上冒出冷汗来,支支吾吾道出实情。

陈思洁脸色刚刚好转,此时又皱起眉头来。

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东西!要你何用?限你三天之内找出白云山庄卖国罪证,否则就不用回来了!”

一旁陈浩瑟瑟发抖,不敢说话。他戎装裹身,眸子里闪过一抹狠色,旋即又恢复正常。

陈思洁脑海里回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,她不是小孩了,必须承担起责任,否则对不起父王的厚爱。更何况如今天下大势波诡云谲,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血流成河,无数人将会卷入战争。

她女流之辈,却是心系天下,忧国忧民,相较于几个不成器的弟弟,无疑出色多了。

思索片刻,还是要回归现实。陈浩不再多待,抱拳后转身离开。望着背影飞快远去,陈思洁诡异的一笑。

草屋内,时间仿佛停滞。夜辰浑身上下被包裹在浓浓乳白色气体中,看不出动静。

“啊!……嘶!”凄惨无比的男子叫声,让人头皮发麻。

我不能失败,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压力,夜辰双腿盘膝坐在床上。他身体内毒素污垢,一点一滴排除。那骨骼吱吱作响,似是要断裂般。

“希望这小子能挺过去。《通玄经》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,洗髓易筋超出常人白倍痛苦,就算有神丹妙药,也还是要靠他自己领悟。”摸摸胡须,陈绝天感叹道。

八十一道经脉不通,而今有着无数源气滋养,那骨髓全被修复。夜辰虽然极为痛苦,但强忍着不使自己昏迷。

只要踏过这道坎,他就是全村最靓的仔了。

“怎么能这样放弃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贼老天都看不下去了,想让我断送性命,天不生我夜辰,万古如长夜!”

夜辰心里不断打气,告诉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。

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!一道闪电划过天际,那轰鸣气势,吓得夜辰都快魂魄离体了。

好在此时夜辰已经开始明悟,他变得越来越强大。那身体开始发热,减缓疼痛感,源气透入五脏六腑,内视下无数经脉发出金灿灿光芒,那里居然多出十条更为粗壮的脉络。

让人震惊的是,十条经脉超出八十一脉仿佛主宰一切。难道是《通玄经》奥妙无穷产生了变异,这十条经脉遥望无边,好似通天。

夜辰睁开眼睛,退出奇异的内视状态。站起身来,他顿时感觉清爽无比,明眸看物格外清晰。

低头望向身体,不由得窘迫,脸红心跳。全是乌漆嘛黑的泥泞,还散发一股臭味如在垃圾场。

这么多天屋内桌椅板凳,窗户装饰都极为典雅,这画面熟悉又陌生。

一个木桶摆放在离前面桌子不远的屏风后面,他之所以看的如此透彻,都要归功于洗髓通脉的效果。

脱掉衣服便径直走向木桶,憋住一口气,夜辰强忍住呕吐感,噗通一下跳进水里。

这次沐浴夜辰浑身舒坦,那雪白肌肤强劲有力,透露着一股霸气。

洗漱完毕,夜辰再次穿上服装,这飘飘的束带,还有玫瑰花香味。那领口,袖扣以及贴身衬衫都精致如画。

那胸口处还有一个特殊符号,是一柄白剑。此时此刻,在镜子旁站立,夜辰都忍不住赞叹自己。

“简直就是盖世英雄,举世无双的仙人啊!哈哈……嘿嘿。”

痴痴傻笑着,夜辰张开嘴思绪万千。然后摆了个姿势,剪刀手,欧耶!还有一个双手举过头顶合成一个爱心形状。然后又左手藏在背后,右手一个慢动作,划过眼前比了一个心。

“我真是个天才,修炼一途舍我其谁!”夜辰耍帅道。

咯吱一下,房门被轻轻推开。

“小子你可好了,多亏老夫掐指一算,今天若不是我你早就嗝屁了。还不快拜见本尊!”陈绝天望着夜辰那奇怪的姿势,十分无语叫道。

夜辰连忙收敛自己,端正态度,俨然变成了一个谦谦君子。

“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!徒儿在师傅面前哪敢放肆啊!嘿嘿,您辛苦了。”夜辰面不改色心不跳,厚着脸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