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1章(1 / 1)

越简谣穿着素简的冬季裹裙,外出时披上一件兔毛大氅,心里多少对见面的地点存有讶异,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。

到了地方,小酒公公早已等候在门前,替她打开殿门,再从外面将门关闭。方素抽空打听小青的情况,小酒所言与小青说的别无二致。

“来啦?”

旻子胤坐在一张方桌前,面对着湖面却背对着殿门。他这时微笑着转身看过来,往常欣赏的简素打扮今日在他眼里看着格外碍眼,仿佛喝了碗汤喝到最后发现碗底竟有只苍蝇溺毙已久。

强压住心里一阵阵的不爽快,还得尽量保持着微笑的表情,赶紧转过脸去。

“是。”越简谣还是那乖巧怯弱的老样子。

见店内没有宫人,王君也不看她,只得自己把大氅脱下放到门边的长几,再摘下手套毛帽。

趁那功夫环视一圈殿内,王君所在的是外间,里头似乎有一配间,黑漆漆的,看不真切,由于长期没有人居住,被厚厚的绒布遮盖着摆设家具,门口拦着一架屏风挡住了内间外间互通的去路。

“王君何以选择在此处见面?”越简谣边往旻子胤身边走去,边禁不住内心疑问。

“噢,是这样。这个殿宇是宫城内唯一能坐在室内便能观赏到整个御湖的位置。本以为今天会下雪,特意邀谣儿来赏雪,哪知到现在还没有动静。

无妨,今日朕左右没事,咱们且聊天等着,以往总没有时间陪你。”他欠了欠身,捏住旁边那把椅子的椅角往身边拖动,在寂然无声的环境下发出刺耳的声响。

“臣妾来吧。”越简谣赶忙自己去搬过来,与旻子胤并排坐着。

旻子胤由着她,朗声笑:“谣儿的善解人意是后宫谁人都比不过的。”

越简谣眉眼带笑,似将从心底里透出来的喜悦挂到脸上,端正在椅上坐好后,便含情脉脉看着旻子胤。

“邀你是来看赏雪的,你总盯着朕做何。”他有些不自然地站起身,抖了抖龙纹暗金纹袍子,再坐回,似乎完全不打算接越简谣的茬儿。

越简谣正过脸,低头拨弄着手指,弱弱道:“赏雪用眼,惦念王君用心,两相不妨碍的。”

正是情深意浓,良辰美景之时,却不知旻子胤突然想到了什么,猛地里冲着那对湖的窗子大笑了两声,包含着某种感叹与惆怅,反而失了兴奋愉快。

越简谣怔了怔,茫然不知所以。

“谣儿可知,朕为何偏好衣着素净的女子?”旻子胤注视着她的表情,窗外刮过一阵风声,那苍凉之声令他目含讥讽。

越简谣被盯得心下不安,不敢妄答,只得缩身子低垂脑袋,看起来瘦弱无助。

“那是因为,朕的父王喜爱衣着素净的女子。”旻子胤对她的回答全然不抱有期望,兀自回答。

“年少时,见父王宠爱别的王子,于朕总不亲热,嫉恨的同时,却也在不知不觉中,将他的喜好习惯学了来。

先王喜爱清浅寡淡的事物,说他们因无欲望而真实,正如他喜爱勤王,也是那性子透了他的所好。”

新书推荐: 我靠美食征服一切 炮灰她独自美丽[快穿] 旧恩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穿越柯南之贝姐的太阳 网游之开局神器 残疾自闭的少爷重生后 小泪包[娱乐圈] 清穿之四爷盗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