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> 师尊的师尊

师尊的师尊(第1页/共2页)

竟是……如此……

徒儿……

墨燃怎么都没有想到, 眼前这个人鬼难分的高僧竟会是楚晚宁的授业恩师, 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反倒是师昧反应快, 他立时行了庄严大礼, 肃然道:“不曾想大师竟与先师有此溯源。晚辈见过怀罪师祖。”

怀罪大师却说:“师祖不必称, 楚晚宁早已被贫僧逐出师门。”

“啊!”师昧微微睁大眼眸, 更是吃惊, “这……”他生性谨慎,虽感诧异,但见怀罪大师神情间有薄薄怅然, 便知人家不想多提,于是就没有再没问下去。

但墨燃的心思却不在此处,他心如火烹, 急着道:“大师, 你方才说你是为了师尊前来,那你……你可是有法子, 让师尊回魂?!”

“阿燃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有法子让他回魂!你莫要诳我!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他心血激荡, 加之连日疲乏, 一时间竟是头晕目眩, 半句话哽在喉头, 竟是再也说不出来,眼眶却已红了。

怀罪大师叹了口气:“墨施主珍重自己要紧, 是,老僧确是为此而来。”

墨燃的脸色本已苍白如纸, 闻言忽地泛上一层血色, 他直勾勾地看着怀罪大师,嘴唇青白,抖动了片刻,才道:“你……你可……当真……”

“老僧深夜造访,总不会是为了捉弄两位施主。”

墨燃还想再说什么,喉结攒动,却唯有沙哑哽咽。

静默良久,怀罪大师才道:“重生之术,逆天改命,极为困苦,若非老僧实在欠了楚宗师良多,也不会贸然行之。造访死生之巅,也是这些天思量许多才做的抉择。”

“逆天改命……?”墨燃喃喃着,把这四个字在唇齿间咀嚼,然后惨然道,“逆天改命……像我这般恶人,都有逆天改命的机会,他那样的好人,又怎么可以没有?”

他此时已近半癫狂,因此竟说了自己“逆天改命”这件事,所幸言辞模糊,倒也没有人听出他言语间有“自己也是重生的”这个意思。

师昧道:“师祖,既然是逆天改命,且重生之术又是禁术,想必施展起来十分困难,也……未必就能成功……对吗?”

“不错。”怀罪道,“此一术,所涉之人不仅是施术者和死者,还必须有个人,去找全死者魂魄。重生途中处处是难,稍有不慎,就会万劫不复,魂飞魄散。”

师昧:“……”

“因此老僧来此地,旁人也不需叨扰,只问楚宗师的三位弟子,若是你们不愿为他赴汤蹈火,受此风险,那么纵使老僧开启重生法门,楚晚宁,亦是回不来的。”

其实怀罪还没有讲这番话前,墨燃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。

三大禁术之所以为禁术,总需要祭上一些寻常法术所不需要的东西,冒一些寻常法术所不需要冒的风险。

他心中早有明断,前世他为了师昧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,这辈子为了报楚晚宁恩情,他亦不会犹豫。

墨燃是有心的,只不过上辈子,他从来不肯把心分出来,给楚晚宁一点点。

烛火下,他看着怀罪大师的脸,说道:“大师不必再问薛蒙了,师尊本就因我而死,此事不必累及他人,若施术有任何险阻,墨燃愿一力承受。”

“阿燃……”师昧喃喃,而后扭头问怀罪,“师祖言重,不知所谓劫难,会是怎样的?”

怀罪道:“虽说墨施主愿一力承担,不过这术法的第一步,却是越多人愿意献身,就越容易成功。还是等薛施主来了,老僧再与你们讲个清楚吧,老僧在上山的时候,已经着人去请他了。”

他顿了顿,又对师昧笑了一下。

“另外,切记莫要再称老僧为师祖了,方才就已说过,老僧已不再忝居楚宗师师尊之位。”

墨燃此刻总算稍稍冷静下来,便问:“大师当年……为何要逐我师尊出门?”

师昧无语道:“阿燃……”

“无妨,非是不可言说之事。”怀罪叹息,“贫僧年少时,曾受恩人照拂。然而恩人命短,于一次大劫中为护他人性命而魂飞魄散。百年过去,贫僧每思及此,依旧惴惴不安。因此我门下素有戒律。其中最重一条,便是弟子须潜心修行,未得正果前,断不可妄涉红尘中事,插手凡俗,以免殃及自身性命。”

墨燃涩然思忖半晌,说道:“师尊做不到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怀罪苦笑,“我那小徒,和我的恩公一个性子。他于寺院中长至年少,涉世未深且天资极高,本可安然修至飞升。只是弱冠那年,他去山下采集矿石,正巧撞见了避难的流民……”

师昧叹气道:“若是这样,师尊定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怀罪点了点头:“非但没有旁观,还在安顿了那些流民之后,擅自离山,去下修界查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时候死生之巅才刚刚开山,下修界远比此刻更乱,楚晚宁能看到什么自是不必多说。

“回来后,他告诉我,想要暂且结束清修,去红尘中扶伤救死。”

师昧问:“那您答应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那时只有十五岁,秉性纯然,性子又烈,极是易让人骗了去。我又怎会答应他擅自出山。更何况他修为虽高,体质却弱,世间险恶重重,高手如云,贫僧身为他的师父,实是放心不下。”

墨燃道:“可他最后还是没有听你的话。”

“不错,他听了之后,与我大吵一架。说是凡世疾苦就在眼前,师尊何以终日高坐,闭目升天。”

“啊!”师昧一惊。

这话就算是其他人对怀罪讲来,也是极为刻薄的,何况楚晚宁当初是他的关门弟子,简直就是大逆不道。

怀罪神情淡淡的,眉目间却有些凄凉,“贫僧当年心境亦非空非静,一怒之下,便对小徒说道,你尚不能度己,又怎能度人?”

“那师尊又是怎么说的?”师昧问道。

“不知度人,何以度己。”

此言一出,大殿骤静。

因为这八个字,并非出自怀罪之口,而是墨燃轻声道出的。听他突然说出楚晚宁当年说过的句子,怀罪大师目光灼灼,默然望着面前的这个青年,半晌才长叹一声。

“他还是这么教你们?他……唉,他当真是……分毫未改,九死不悔。”

怀罪心下复杂,墨燃却也不比他宁静多少。

须知他曾一直对楚晚宁这八个字嗤之以鼻,觉得是假道义,大空话。可眼下再说出口,却觉心如火焚,饱受煎熬。

良久后,怀罪空幽的嗓音才重新在丹心殿内响起。

“说来惭愧,当日,我也是被气到了,就对他说,若他固执己见,踏出寺门,我便与他师徒缘尽,恩断义绝。”他顿了顿,似乎被那段过往给鲠住了咽喉,想细讲,又不想细讲,几番犹豫后,他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如今你们也清楚了,楚晚宁最后断义离师。多年过去,我与他所谋不同,虽共处这滚滚红尘中,却是再也不曾相见。”

师昧道:“这也不是师……这也不是大师的过错。”

怀罪道:“孰对孰错,是耶非耶,本就不是轻易能教人参透的事情。但楚晚宁与我师徒一场,贫僧闻他于前夕血战中身死,想起当年事,竟日夜不能寐。所以才会想要来这里,尽我所能,一试运气,看能不能救回宗师一命——”

“咣当。”

朱漆雕门被猛力推开。

薛蒙立在外头,不知是何时来的,但显已把最重要的几句话听了个彻底,他原本只听说怀罪大师来了,并不知道这老和尚要来干什么,因此也只恹恹地抱着一缸中药,边喝边慢慢地走过来。

此时,他听见了怀罪的话,手中捧着的器皿已砸了个粉碎,热汤汁溅了满身。

凤凰儿却也不觉得烫,失声道:“救回来?救回来?师尊还能——还能回来吗?!”

他踉跄着奔进屋内,一把拽住怀罪。

“秃驴,你说什么?你可是在开玩笑?”

师昧忙道:“少主,他是……”

“不对……是我失态,是我失态。”薛蒙虽不知眼前人便是楚晚宁的恩师,但想到此人是来救师尊性命的,便慌忙松了手,“大师,只要您能让师尊回来。往后如有所需,薛蒙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只求您……只求您不要诳我。”

怀罪道:“薛施主不必如此,贫僧深夜造访,便是专程为你师尊而来。”

他侧过脸,瞧了瞧窗外月色:“时辰差不多了。既然三位小施主都已来齐,那就由贫僧,与你们细说一遍重生之法,还有难行之处吧。”

师昧道:“恳切大师言明。”

薛蒙却急着道:“还有什么好讲的!救人啊!先救人啊!”

怀罪道:“薛施主性急,但需知道,若是其中出了差池,非但施主要丧命,恐怕楚晚宁的魂灵也要溢散,到时候六道轮回都进不去,你可忍心?”

“我……”薛蒙霎时间涨红了脸,捏紧了衣袖,半晌才慢慢松开,说道,“好,我听大师说就是了……”

怀罪便从储物囊中拿出了三个素白绸灯,那绸灯融着金丝细线,中央以十三彩丝绣出繁冗咒纹,深深浅浅一绕三折,像是蜘蛛的网,要捕住谁离去的魂。

“这是引魂灯。”怀罪大师把三个绸袋分给三个青年,“拿好这个,贫僧接下来的话,诸位都要记清了。”

墨燃将灯笼接了,捧在手里。

“人有三魂七魄,三魂分别为地魂、识魂、人魂。死后三魂碧落黄泉,各自离分。这个你们都清楚,但是人死后,每个魂魄去往哪里,我猜你们并不知晓。”

师昧道:“还请大师言明。”

“地魂、人魂入地府,识魂残留尸身内。凡间所说头七回魂,其实能到阳间和识魂重聚的,也只有人魂而已。人魂回来,往往是有心愿未了,待它心愿了却,它就会和尸身内残留的识魂合二为一,再归地府,重聚魂胎,等待转世。许多人一知半解,寻求重生之法,但最后招回的只有半缕残魂,自然很快就会消散。”

前世师昧死后,墨燃也曾试过招魂,然而却如怀罪所言,白幡月影里只有那人薄薄的影子,顷刻便又化作点点流萤。

墨燃喃喃道:“竟是这样……”

怀罪道:“楚晚宁的识魂,还在他的尸身里,诸位施主不必管,重要是找到他的人魂,以及地魂。”

薛蒙忙问:“怎么找?”

怀罪道:“用这引魂灯。这个灯只能由灵力点亮,你们注入各自灵流后,拿着它走遍死生之巅。若是楚晚宁并不抗拒于三位施主,这引魂灯的火光就能照出他的人魂。”

墨燃闻言,不由心中一凉:“那,要是师尊并不想见我们呢?”

本站最新网址:www.bqg44.com

如果你也喜欢网购,可先免费领取: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