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> 本座前世之劫

本座前世之劫(第1页/共2页)

无怪叶忘昔鄙夷, 这梅含雪正是当时在桃花源, 那位引得无数女修争风吃醋的“大师兄”。

本以为来的是个厉害的, 谁知道却是个靠皮相吃饭的小白脸, 南宫驷顿时又没了兴致, 掉头杀敌去了。

梅含雪看了一眼薛蒙, 目光里透着些无奈, 却也没有理会他,而是低眉信手,拨动数次琴弦, 踏雪宫百名修士听了琴声,四下散开——

“琴部,奏瑶光曲;琵琶部, 行破阵舞。”

随着他令下, 那些抚琴弄弦的人瞬时改了手下乐章,无数湍急的金石之声在半空汇集, 响彻行云。

一时间鬼魅迷迷瞪瞪, 竟都停下了厮杀, 在原处伸长了脖子, 茫然顾盼着。

李无心见此情形, 想起昆仑踏雪宫的人不但擅乐,也颇懂结界修补之道, 心下大喜,仰头喊道:“梅贤侄, 你可会补这天裂?”

梅含雪也不在意他这声“梅贤侄”唤得恶心, 只答道:“无间地狱的天漏,非我之力能够补全。”

“啊,这……”李无心的脸色白了白,终是拂袖长叹,“唉!”

“含雪,彩蝶镇四面结界,你可镇守的住?”

说话的人是薛正雍,因死生之巅与踏雪宫素来交好,梅含雪见了熟悉的长辈,先是抱着琵琶行了一礼,而后道:“可以一试。”

“太好了!”薛正雍击节道,“你去守着四方结界,别让鬼祟涌到外面去。再把玉衡唤回来——”

“玉衡长老?”

“啊,瞧我这记性,都忘了你从没见过玉衡。但没关系,你过去就知道了,就是那个正守着结界的人。”

“好。”梅含雪颇为沉稳,剑势一偏,犹如飒踏流星,往彩蝶镇边缘飞去。

南宫驷一搭三箭,朝三个方向射杀出去,弓弦嗡鸣间,见梅含雪翩如惊鸿,踏雪宫诸人以琴音乱敌,不由吃惊,对叶忘昔道:“此人实力如此了得,怎么被你说成了靠女人打架的小白脸?”

“……”

叶忘昔也颇为不解,但这时鬼祟行动正缓,是扼杀良机,因此他也不去多想,只对南宫驷说“大约当时对招,他未用尽全力”,而后便专于斩敌,不再多话。

十大门派,此时四大已至,应对天裂便不再那么狼狈不堪,但仍是十分吃力。

地上亡魂虽因踏雪宫的琴声而凝滞,但鬼界血眼中却有更多的凶煞嘶吼着涌出。踏雪宫诸人皆立于半空中,且奏乐时不能分出手来自护,因此那些妖邪纷纷冲向了云层四方的琵琶阵和古琴阵。

踏雪宫诸人不得不分出一部分,另换御阵之乐弹奏。于是退敌驱魔的曲声霎时弱了不少,地面上的凶灵顿时又如急蚁般涌动而起。

更可怕的是,随着鬼界之门开得越来越大,一些戴着镣铐的高阶厉鬼,也因吸取了大量人界元阳,居然挣开了禁锢,轰然涌入凡间。

这些鬼怪与先前不同,他们尸身与怨灵合一,更为凶暴,灵力更高,寻常修士根本无法单独阻拦,更有落单的弟子被他们一掌掀翻,白骨森森的指爪猛地插入活人胸肺——

噗的一声!

腥血四溅,修士饱含灵气的心脏被这些高阶凶灵饕食大嚼,血水顺着凶灵腐烂的脸庞不住滑落。

嘴里叼着残肉碎血,凶灵实力更甚,又猛地扑入人群中,像猎豹般寻着新的猎物撕咬。

霎时间纷乱一片!

薛正雍喝道:“结阵抱团,不要乱跑,不要落单!”

但还是有惊慌失措的人一边哭喊着,一边四下逃窜。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,潮水般的邪祟,潮水一般的死人……

南宫驷正开弓拉弦战得酣畅,忽有一吊死鬼吐着血红舌头,猛地缠住了他的腰身,利爪朝他当胸直刺。

叶忘昔离得远了,回头时一向沉静的脸庞,霎时变得苍白——

“阿驷!!”

“公子!”

危急关头,宋秋桐持了佩剑掠来,猛地扎进那吊死鬼的臂膊。但她先前连人都没有杀过,何况是这样狰狞的鬼怪,一剑刺下就骇得松了手,长剑当啷一声落在地上。

吊死鬼狂怒之下猛地朝她挥出一击,南宫驷收弓换剑,格挡在她身前,朝她喊道:“你躲远点,快走。”

宋秋桐泪光莹莹,说道:“秋桐之命是儒风门救的,此时又怎能离开……”

南宫驷不擅应对女人,但见她身姿柔弱,目光坚毅,心中一动,却不由暗骂一声,“叶忘昔!!”

“叶忘昔!你给我滚过来!把她给我护好了!”

叶忘昔浴血而来,英俊的脸庞上尽是污渍,他一把抓住宋秋桐的胳膊,严厉道:“找秦师兄去,不可乱跑。”

“我不走,我还是能帮上忙的。”她哀求道,“少主,我想留在你们身边。”

“叶忘昔你护着她!”

叶忘昔的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,他如此君子之姿的人,显少会有如此愤怒形于色的样子。

“南宫驷。”齿间每个字都是颤抖的,破碎的,“我看你是昏了头。”

说罢再不理睬他们二人,自己持剑掠起,远匿在了滚滚尸潮中。

高阶凶灵愈来愈多,它们混在人群中,犹如尖刀划破鱼腹,剥去鱼鳞,粘腻闪光的鳞甲染着幽红血丝,浮浮沉沉。

每个人都变得自顾不暇,恶鬼包围着活人,想要把他们每个都拆吞入腹,拖入无间地狱。墨燃、薛蒙、师昧三个人以背相抵,抵挡四方,然而圈子却越发窄小,刷的一声薛蒙斩断了一具凶灵的胳膊,污血尺高。

进攻的鬼祟见这人强横,便绕过去,都扑往师昧那边,师昧双手结印,但因气力渐弱,水光之阵时暗时明……

眼见着再难抵御住,墨燃将心一横,道:“师昧,你开个守阵,薛蒙躲进去。”

“什么?”薛蒙一听大怒,“你要我做缩头王八?”

“听我的躲进去!都什么时候了还较劲,这么多鬼我们杀的过来吗?”

师昧道:“阿燃你要做什么?”

“别多问,按我说的去做。”墨燃放缓语气,“没事的。”

包围圈渐为逼仄,墨燃催促道:“快点,再迟就来不及了。”

师昧只得转化咒符,升起一道蓝色的御守光阵,将自己和薛蒙笼在其中。墨燃见他阵成,忽得抽出袖箭,一抹手掌,将滚滚鲜血洒在阵上,以留下自身灵力。而后他目光沉炽,低喝一声:“还不干活?!”

见鬼闻声,光焰大盛,每一片柳叶都被血红的灵气裹挟着,犹如坠在藤上的尖刀,整段柳藤忽然延出丈长,墨燃闭上眼睛,脑海中是楚晚宁几次使出杀招的模样,再睁眼时,眸中映着无数魑魅魍魉狰狞的嘴脸。

他持着见鬼凌空抽了一击,火星爆裂,四下飞溅。

墨燃扬起手,衣摆猎猎。

那一瞬间,他的身影似乎与脑海中楚晚宁的身影重叠,两个人的动作近乎贴合,毫无二致。

“风。”

摧枯拉朽!云急天低!

在墨燃身后的两个人,只看到一朵巨大的猩红色光阵犹如地狱红莲灼灼盛放,强风过地,犹如千万片无影之刀,见鬼在墨燃手中舞成虚影,所过之处飞砂扬砾,无数凶灵被这裂岸惊涛的气流席卷裹入,瞬间绞成碎末肉渣!!

楚晚宁天问群杀之“风”。

墨燃竟已学得九分相似……

狂风渐止,周遭茫茫一片,俱是尸骨无存,片甲不留。

回过头,薛蒙和师昧脸上尽是惊愕之色,墨燃来不及高兴,只觉得自己平日里学得还远不够好,若能即刻回复当年修为,这区区鬼界缺漏,又哪儿会让他们这般捉襟见肘。

“看那边!”

忽然远处有人这样喊了一声。

众人齐齐抬头,但见天空中好几个方向,各有衣着不同,灵气不一的几个御剑之阵袭来。

无间地狱的天裂终于惊动了上修界的所有门派,随着那一柄柄光剑落地,或是霖铃屿诸人灵秀清丽,或是无悲寺大师宝相庄严……凡此种种,应接不暇。

十大门派的人,终于到齐了。

更强大的凶灵还在不断出世,蝗潮般无休无止,但随着修士的陡然增多,场面渐渐不再处于劣势。

于此同时,梅含雪与楚晚宁的灵力交替终于完成,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结界,从金色变成了蓝色。

边缘交由梅含雪镇守,楚晚宁御风而行,飘然掠至激战的核心。

他仰头看了眼已经全然张开的天穹裂口,那后面隐隐有着某种巨大的、悚然的邪佞之力。

楚晚宁几乎可以感到那种力量的疯狂,像是饱饮了成千上万的血浆,喝了亿万生灵的脑浆……

再不把结界封上,只怕无间地狱里镇压的某种巨邪之灵就要挣脱钳制,来到人间!

楚晚宁忍不住想,难道那个幕后之人,费劲千辛万苦,是想把炼狱里的某个巨灵放来红尘里?

可他图什么呢?

“师尊!”

师昧焦急地喊他。

楚晚宁听到声音,侧过脸来。

前世的景象又重合了。

“师尊!”

那时师昧也这样喊他。

楚晚宁听到声音,侧过脸来。

雪地里师昧喘着气,满身血污,目光却很坚定:“师尊要去补这个天裂?”

“嗯。”

“可是这……这不是一般的天痕,这是无间地狱的裂口,师尊你一人怎能抵挡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来助师尊一臂之力。我好歹在桃花源习过御守之术,不会拖师尊后腿……”

经年前两人决定了生死的对话仿佛就在耳边。

墨燃心惊肉跳,头皮都快麻了,蓦地将师昧拽至身后,猛地塞给薛蒙,大声道:“薛子明你看着他!看好他!”

本站最新网址:www.bqg44.com

如果你也喜欢网购,可先免费领取: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