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新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> 本座哄你,总好了吧

本座哄你,总好了吧(第1页/共2页)

隔着重重莲叶, 墨燃霎时犹遭雷击, 惊愕至极的僵立当场, 心中的五味瓶稀里哗啦碎了个彻底, 脸都快裂了。

惊愕、愤怒、酸醋、暴躁、烟花般炸裂。他动了动嘴唇, 竟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怒些什么, 此人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——

本座睡过的人,你们也能碰?

楚晚宁你这个骄奢淫逸表里不一的荡夫!你居然、居然……

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这辈子的楚晚宁跟他没有丝毫情·欲纠葛, 只在一瞬间,脑袋里的弦就断了。

毕竟十多年,一辈子, 从生到死。

清醒的时候他还能游刃有余, 故作从容。

但情切之下,兵荒马乱, 原形毕露, 他仍然下意识地认为, 楚晚宁是自己的。这时候他才清楚地意识到, 他连楚晚宁嘴唇亲起来的滋味, 都记得那么清楚……更别提那些销魂蚀骨的爱·欲纠缠,激情交·合。

那是他重生之后都不敢去细想的。

直到看到楚晚宁赤·裸的背影, 看到那具熟悉的身形,肩宽腿长, 肌肉紧实, 腰肢细瘦而有力,浸在清澈的水中。

那些他刻意回避,努力忘却的缠绵,刹那间劈开封印,席卷而来。

墨燃头皮都麻了。

等他回过神来,他已经怒气冲冲地喊了一声:“楚晚宁!”

楚晚宁居然没理他。

那两个人一左一右扶着他的肩膀,莲花池内雾气蒸腾,不太能看两人的具体相貌。但他们挨得很近,距离暧昧得紧。

墨燃暗骂一声,居然扑通一声跳下了莲花池,朝着楚晚宁蹚水而去——走近了,他才发现——

那、那居然是两个金属和楠木制成的机甲人!

更要命的是,它们好像正借着莲花池水的仙气,在给楚晚宁输送灵力,墨燃这没头没脑地一跳,彻底把灵力气场打破了……

不知道楚晚宁用的是什么法阵,他自己是处于昏迷状态的,靠两个机甲人金属掌心中传来的金光托着,那些光芒不断往上涌,汇集在他肩背后的伤口处,显然是正在疗伤。

墨燃的闯入让金光迅速逸散,并且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法阵居然还会反噬!

只见金光散去,楚晚宁的伤口开始迅速被蚕食,他蹙着眉头,闷哼了声,呛咳出一口血,紧接着浑身的伤疤都开始撕裂,鲜血犹如烟霞,顷刻间浸染花池。

墨燃呆住了。

这是楚晚宁的“花魂献祭术”啊!

他意识到自己可能……闯祸了……

楚晚宁的灵流是金木双系,金灵流如同“天问”,主修攻击,防御。木灵流则是用来治疗。

花魂献祭术就是其中之一,楚晚宁可以调动百花精魂,来治愈伤口。但是施术过程中,法阵内不可有旁人闯入,不然草木的精魂就会散去,非但不能起到治疗效果,反而会加剧伤势。严重的话,楚晚宁的灵核极有可能被百花精魂抢食一空。

所幸的是,上辈子墨燃对花魂献祭术有所涉猎,当即快刀斩乱麻,切断灵流。失去了法阵支撑的楚晚宁当下软倒,被墨燃稳稳扶住。

失去意识的师尊面色苍白,嘴唇发青,身体冷的和冰一样。

墨燃架着他上了岸,也来不及多看几眼,半抱半拖得把楚晚宁带回了卧房,放在床上。

“师尊?师尊!”

连唤了好几声,楚晚宁连睫毛都不曾颤动,除了微微起伏着的胸膛,他看起来就和死了没什么两样。

这样的楚晚宁让墨燃联想到前世。

莫名就觉得喉咙发涩,心脏仓惶。

上辈子,曾经有两个人是死在墨燃怀里的。

师昧。楚晚宁。

他们两个,一个是他寤寐思服的恋人,一个是与他纠缠一生的宿敌。

师昧走后,人间再无墨微雨。

楚晚宁呢?

墨燃不知道,他只记得那一天,他守着怀里的人一点一点冷透,没有哭也没有笑,欣喜和悲伤都变得遥不可及。

楚晚宁走后,墨微雨,再也不知何为人间。

灯烛明亮,照着楚晚宁赤·裸的上半身。

晚夜玉衡的平日里穿的衣衫都很严实,领衽叠得又紧又高,腰封缠绕三道,端正又禁欲。

因此也从来没有人看到,两百杖棍之后,他的身上究竟伤成何等模样……

虽然那天在戒律庭受罚,墨燃亲眼见了楚晚宁背后的杖伤,那时只知道是血肉模糊,惨烈至极。但后来他见楚晚宁没事人一般地到处晃荡,心想大概没有伤了筋骨。

直到此刻,他才发现楚晚宁的伤势,远比自己想象的严重得多。

鬼司仪留下的五道口子已经尽数绽开,最深处可清楚地看到森森白骨。

楚晚宁大概也没有让人帮忙换过药,都是自己动手,药膏涂抹不均匀,有些够不到的地方都已发炎溃烂。

更别说那一道道青紫交加的杖痕。覆盖了整片背脊,几乎见不到一处完整的皮肉,加上刚刚的法阵反噬,此时此刻,楚晚宁伤口全数撕裂,鲜血汩汩流淌,很快就将身下的被单染得斑驳。

如果不是亲眼瞧见,墨燃根本不会相信坚持着去擦拭桥柱,为众弟子开启巨大的遮雨结界的人,会是眼前这个——这个可以划归到“老残病弱”范畴内的重伤伤号。

如果不是楚晚宁已经失去了意识,墨燃真想揪着他的衣领好好问一问——

楚晚宁,你是有自尊病吗?

你低个头,服个软,谁会拦着你?为什么非得倔着拧着劲儿,你这么大个人了,怎么就不知道照顾自己,对自己好一些?

你为啥不愿意求别人帮你上药?

你为啥宁可让两个机甲人帮着你施展疗伤法阵,也不肯开口请别人帮忙?

楚晚宁,你是傻吗!!

你是倔死的吗?

他一边暗自咒骂着,一边飞速点了止血的穴位。然后打来热水,替楚晚宁擦拭着背后的血污……

尖刀淬火,割去已经完全腐烂的皮肉。

第一下,楚晚宁痛得闷哼,身体下意识弹起。墨燃摁住他,没好气道:“哼什么哼!欷操吗?再哼本座一刀戳你胸口,死了就不疼了,一了百了!”

也只有这个时候,墨燃才能露出凶神恶煞的本性,像前世那样对他呼呼喝喝。

可是伤口泛白腐烂的地方太多了,一点一点地清理下来,楚晚宁一直在低声喘息。

这个人即使昏迷着,也会努力压抑隐忍,不会大声喊痛喊疼,只是浑身都是冷汗,刚刚擦拭干净的身子,又被汗水浸透。

本站最新网址:www.bqg44.com

如果你也喜欢网购,可先免费领取: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(第1页/共2页)